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夜光杯 > 夜讀 > 正文

那年到上海送稿費

來源:新民晚報     作者:許志杰     編輯:王瑜明     2020-03-10 11:43 | |

1988年齊魯晚報創刊,總編輯對我提出一個要求:在全國范圍內邀請大家、名流賜予大作,以此擴大知名度和影響力。時間不長,國內諸多名家都給了我們精彩之作,而且逐漸形成以這些名家為核心的固定作者群。在與這些大家名流打交道的過程中,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小插曲,稿費問題就是其中之一。

錢不在多,收到就行,恰恰,因為種種原因,編輯部劃出的稿費經常送不到作者手中。稿費收不到,我們也不好意思再要稿子。想到約稿時的那種真誠、急切,以及當天發稿當天寄出稿費的承諾,有可能被誤認為虛情假意。在來來回回的查證、問訊,以及焦急的等待之后,編輯部決定派我到作者相對集中的上海送稿費。那時,上海有幾位重點作者。也是那時,甲肝病毒橫掃上海,從1987年秋季開始的這場甲肝,到1988年初已經蔓延整個城市,據說有數十萬人因患甲肝住進醫院,也有死亡病例。但是,必須去。

1988年3月2日,農歷正月十五,晚上8點多,我懷揣著300元稿費,帶上老家的幾個“杠子頭”火燒,還有大蒜、板藍根,以及為防病毒之用的口罩和手套,坐上開往上海的火車。下午,還到防疫站打了一針。上得車來,放眼看去,硬臥車廂里就有一個同行者。他到濟南公干,朋友送了一提包的大蒜、板藍根和生姜。同行者說,聽說上海人本來特別討厭吃大蒜、大蔥和生姜,現在顧不上了,也開始如山東人一樣生嚼蔥蒜姜。

一夜無話,車到上海。先去解放日報找我的好朋友周智強幫著安排住處。住下了,吃呢,成了大問題。很多酒館飯鋪已經歇業,重要的是也不大敢在飯館里吃。還是智強,把我拉到家里讓父母給我做飯吃,而且相當豐盛,那美好的滋味至今不忘。

吃住沒問題了,怎么才能找到我要找到的人,又成難題。像馮英子他們年紀稍大,平時去辦公室就少,這時就更少了。其他幾位先生本來就不坐班,現在就更不坐班了。而在這樣非常時期,到家里去自然十分不便,也不像現在這樣通訊方便。這些都是臨來上海之前沒有想到的。情急之下,我就去新民晚報社,坐在大門口,想碰一下運氣。

其時,風很大,行人匆匆。從早到晚,太陽西去,在我就要撐不住準備離開的時候,一位看上去文質彬彬、手提一只舊式黑色提包的老人從樓里走出。我沒見過馮英子先生,想象中70歲左右的老先生應該就是這樣。我便迎上前去,“您是馮……”話音未落,老先生已經把手伸出來,握住我說:“我叫趙超構,新民晚報的。”趙超構,如雷貫耳的名字,現在他就在我眼前,就握著我的手,只是此刻我還不知道說什么,倒是趙超老(后來新民晚報的朋友告訴我,他們這樣稱呼他)先問我,從哪里來,到上海辦什么事。我如實說來,趙超老聽了手一擺說:“回去吧,回去吧,這時候送什么稿費,我見了馮先生他們說一聲就行了。”見我還猶豫,又揮著手攆我:“走吧,走吧!”說完,提著包走了。也是后來聽新民晚報的朋友說,他經常乘公交車上下班,包括疫情時期,讓人敬佩。

是啊,趙超老說得對,我來得確實不是時候,找人難,找到了人家也為難,給人家點錢,說不定還怕錢上帶病毒呢?

算了,回濟南府。雖沒有完成任務,卻見到了趙超老,足夠幸福一輩子。當晚坐上回濟南的火車,車內如來時一樣空蕩。回到濟南先去郵局把稿費寄走,又到辦公室給馮英子諸先生每人寫了一封信,告訴他們我南行上海的事。晚上,去丈母娘家報到,內弟在頭上套了一個塑料袋,跟我打了個招呼,飯也沒敢跟我一起吃就躲起來了。

三十幾年過去, 舊事猶如昨天。(許志杰)

韦德app-BET韦德官网

今日熱點

網友評論 小提示:您要為您發表的言論后果負責,請各位遵守法紀注意語言文明
您還能輸入300
最新評論 [展開]

新民報系成員|客戶端|官方微博|微信矩陣|新民網|廣告刊例|戰略合作伙伴

新民晚報|新民網|新民周刊|新民晚報社區版

新民晚報數字報|新民晚報ipad版|新民網客戶端

關于新民網|聯系方式|工作機會|知識產權聲明

北大方正|上海音樂廳|中衛普信|東方講壇|今日頭條|錢報網|中國網信網|中國禁毒網|人民日報中央廚房
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(ICP):滬B2-20110022號|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31120170003|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0909381

廣電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:(滬)字第536號|違法與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900430043|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

|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0044號|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0590號|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0579號

新民晚報官方網站 xinmin.cn ?2020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