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夜光杯 > 夜讀 > 正文

小樽·雪·情書

來源:新民晚報     作者:畸筆叟     編輯:王瑜明     2020-03-10 11:43 | |

《今生今世》頭一句就是:“桃花難畫,因要畫得她靜。”

小樽,子夜,雪花,那么靜,那么靜,我又從何寫起。

一群人,為了巖井俊二1995年的那部電影《情書》,三九時節,來到了小樽。

車進小樽,已入夜。車窗外,靜靜的一片白茫茫,看不到大海,也看不到遠山。甚至來不及去量一量馬路當間隔離帶雪墻的高度,就拉著行李走進了房間。

窗簾是打開著的。一路之隔,竟就是石狩灣。幾十艘游船就這么靜靜地泊著。卻原來,什么港的之夜,都靜悄悄。

本來有一絲余憾,就是沒下雪。也好,不下雪,靜。

我就要在這樣的小樽的臂彎里入夢,去夢中尋覓那一紙情書。可是窗里窗外,那么靜,那么靜,我多想聽到那一聲,“你好么?”

晚飯時分,我們下車,路過書店的時候,恰巧看到一位郵差在一個紅色的信筒里揀信。那信筒,尺寸大了些,卻正是電影里的那種紅色。那種令人心碎的紅色。他揀到的信里,會不會有誰寫給剛到小樽的我么?我寧愿我是感冒的。

晚飯后,在路邊,我為了拍那些晶瑩剔透的瓊枝,也許太靠近了一點,簌撲撲,樹葉上掉下一些雪粉。我一陣內疚。

好像是木心說的,靜,是因為她的周圍也是靜。我心不靜了,惹得你也不靜。于是,你生氣了,不給我寫信了。

我竟一夜無夢。

靜靜地,我醒來。窗外有朝霞,路上有車輛,還是沒下雪。

隔著窗,那車像是滑軌上的移動鍵,悄無聲息。那車,是從哪里開來?經過那段隧道沒?多年前那里可有藤井家的房子?

歲月親手拆掉的,又豈止是藤井家的房子。她家的房子也拆了,她家的房子也拆了。我再也無法知道,她們曾經愛過我么?我曾經愛過她們么?你那本還來不及送出的書里,有沒有夾著我的肖像畫?我的舊日記里夾著的那朵枯萎多年的杜鵑花,你猜不猜得到。

我要出門。我要離雪更近些。走到電梯口,我的雙腿突然癱軟,窗外那一面山坡,宛若美人亭亭玉立,美到窒息。一句宋詞,“畫圖難足”,頓時有了最貼切的注腳。

我竟覺得,每一片屋頂下,都有一個癡情人,每一盞燈下,都有一封正在寫著的情書。

我迫不及待要走出賓館大門,突然,暴雪襲來。一如春之梨花,剎那間就爛漫到難管難收。亦如愛情,你推不開,舍不得,一任她輕薄。不是情話,情話有音。直是情書,大愛希聲。卻字字撞向胸口。心里滿滿的,我竟無法再往前走一步。

圓滿了,小樽終于下雪了。

天是激情,地是坦然。那片片雪,飄著的是狂放,躺著的是歡喜,堆著的是記憶,化了的是宿命。

小樽的雪,每一片,也都是情書。

他們說,小樽的這一摞情書,我們會在這里讀上三天。

我喜極而泣。(畸筆叟)

韦德app-BET韦德官网

今日熱點

網友評論 小提示:您要為您發表的言論后果負責,請各位遵守法紀注意語言文明
您還能輸入300
最新評論 [展開]

新民報系成員|客戶端|官方微博|微信矩陣|新民網|廣告刊例|戰略合作伙伴

新民晚報|新民網|新民周刊|新民晚報社區版

新民晚報數字報|新民晚報ipad版|新民網客戶端

關于新民網|聯系方式|工作機會|知識產權聲明

北大方正|上海音樂廳|中衛普信|東方講壇|今日頭條|錢報網|中國網信網|中國禁毒網|人民日報中央廚房
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(ICP):滬B2-20110022號|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31120170003|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0909381

廣電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:(滬)字第536號|違法與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900430043|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

|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0044號|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0590號|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0579號

新民晚報官方網站 xinmin.cn ?2020 All rights reserved